[原创]南镇突围记

  [原创]南镇突围记 南 镇 突 围 记文/图 胜在江湖 心存侥幸 冒险出海等我忙完了手头的工作,十一长假黄金周,已经到了最后几天了,于是赶紧收拾钓具,联系朋友,准备出海钓两天鱼放松放松。4日傍晚的天气预报却传来个不好的消息:“今夜到明天,晴到多云,18-28度,沿海海面,北到东北风6-8级,阵风9级。”询问周边几个地区钓场的钓友,答复都说外礁风浪太大,不适合出海钓鱼。我心想好不容易有了几天空闲时间,就是到海边去走走,看看大海也总比闷在家里强,于是我想到了沙埕港。沙埕港在福建省北部,和浙江省的海岸交接,是我国著名的天然避风良港,港道狭长达40公里,沿着两岸的山峰蜿蜒而下,面向东海,就好象一个弯曲的“八”字形,在接近八字形的捺端,有隶属于浙江省的北关岛和南关岛两个岛屿为天然屏障,潮流季风到此受阻减缓。使得港区内外风力相差4级。“如果按照这样估计,阵风9级到了沙埕港不就变成了5-6级的风了,而且在9月中旬也曾去钓过一次,位置比较熟悉,出钓应该没有大的问题。”我心里这样推测着,不禁为自己的想到了一个好钓场而沾沾自喜。5日的上午9点,我拉上放假在家小学5年级的儿子,村长和猪猪夫妻俩,还有来自椒江的阿炳。一共5人计划在沙埕住上两天,钓个尽兴。我们合驾一辆车,于温岭出发,路上马不停蹄,一路风尘,耗时3个半小时,到达沙埕。住进旅馆,上街享受了一顿丰盛的海鲜午餐后,已经是下午的2点了,我们整理好东西,打电话叫来早已经联系好的24匹小木船,在旅馆后面的小码头下船出海。今天来开船的是兄弟俩,姓温,他们有船3只,有鱼排养殖,也喜欢钓鱼,这下我们有共同语言了,在途中我和他们攀谈,知道了不少的好钓点。于是我决定,在下午不多的时间里,就先去附近南镇东面岬角上垂钓。此处隔着一条港弯和沙埕遥遥相望,只需半个多小时就可到达。如果再用“八”字来比喻整个沙埕港,那么南镇岬角位相当于八字的撇端,成尖形半岛突入海中,岛上地形崎岖没有公路,住有十几户人家,出入都是以船代步。小木船驶离码头,适逢潮水退尽,港区内微风微浪,暖暖的阳光挣脱云层的束缚,映照着整个港区,海面上碧波荡漾,百舸穿梭。远处的海岸线曲折迂回,近水裸露的岩礁,分明有一种淡淡的黄,似一条长长的带子围绕在群山的身边,而青山依旧浓绿,看不出秋天到来的迹象。小木船缓缓划开海面,犁开的波纹跳动着光的影子,抛在身后渐荡渐开。不时还能看到,几只海鸟不经意间一晃而过,几声高昂清脆的鸣叫,裹在“突突”的柴油发动机声音里,轻快地传入我们的耳朵。心在于鱼 海上遇险下午3点不到,我们到了南镇的东面岬角,由于离开港区稍远,又是迎着东北风,这里的涌浪大了许多,好在船家兄弟俩水平不错,靠礁技术过硬,我最先跳了上去,村长紧步跟上,两人再拉着我儿子的两只小手把他从船上拽到礁上,等村长的妻子猪猪也顺利上礁后,先叫她和我儿子两个往高处移动,然后我们再传递钓具等一些行李下船,阿柄最后上礁。船家倒退出小木船,离我们不远处抛锚,先于我们用手线钓起了鱼儿。猪猪和我儿子是这次出矶的重点保护对象,我们把他们安置到很高的一个安全位置,反复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我们三人开始钓鱼了。查看地形水情,我们选择了一个打浪位的侧边做钓点,诱饵料在乘船途中就已拌好,先打几勺下去。三人各自准备好钓组荡线下水,阿波变成一抹红点,随着波浪的涌动,飘浮在水面。不多时开始涨潮了,东北风或急或徐地迎面吹拂过来,脚下的打浪位,潮流借着风势滚滚而来,冲刷着礁石溅起许多浪花,散落在蓝蓝的近岸海面。经过一些时间的努力,我们不断地做着钓技方面的调整,打下的诱饵料也起了作用,村长最先飞上了一尾斤级的黑鲷,这让他乐不可支。猪猪和我儿子在高处看得清楚,传来了“快看快看,有鱼啦有鱼啦”的欢呼声。终于等到了鱼情,我们三人抖擞精神专心钓鱼,眼睛盯着各自的阿波,不放过任何一点信号。我的阿波有反应了,沉,再沉。带紧虚线乘机扬竿,竿稍弯曲瞬间着力,手上传来鱼在水中左冲右突挣扎的力量,抬竿后摇轮收线,鱼渐渐被带出水面,闪亮的身子一晃复又往水下钻去,但已是强弓弩末,没多大力量,我乘着一个浪涌飞鱼上岸,也是一尾斤级左右的黑鲷。还没等我把鱼摘下放入冰箱,阿炳那边也有动静,我回过头看去,阿炳手上弓着钓竿,正在抬竿上岸,钓钩上同样跳动着一尾黑鲷。这之后,每个人时有海鲷、小马鲅、小鮸鱼、河豚鱼纷纷钓到岸上,放掉一些个体小的,冰箱里早已躺着十多尾大鱼。在湍急的打浪位旁边,起鱼时的拉力成倍增大,在享受到博鱼快感的同时,我们嚷嚷着晚餐尝个鲜该没有问题了。下午4点40分左右,传来船家兄弟俩高呼快点回去的声音。船家不知何时已经起锚发动了小木船。我放眼望去,潮水大概涨了两、三分,我们原来顶礁上岸的那块大礁石已被淹没,东北风也增强了,乘风势而来的涌浪汹涌地撞击岸边,上下落差近2米,而岸边掀起的巨浪最高的有3-4米。只是我们太专注于钓鱼,对这一变化似乎没有察觉。到此时我们迅速收回钓竿,整理东西准备撤退回去。我们钓位的左边涌浪偏大,稍过去点岩礁陡峭,不能攀爬过去,而右边水浅,都是碎礁丛,海水刚刚没过礁顶,小木船根本不能驶入密布着的礁丛。只有钓位的最尖处还有块稍大的低矮岩礁,勉强可以尝试着顶礁下船。喊过船家,试着让船家将船靠近过来,兄弟俩一人在船尾把舵,一人来到了船头接应。阿炳先行,下到了低矮的岩礁上,我和村长在后,我担心着猪猪和我儿子,吩咐他们先呆在高处,准备等我们把钓具等一些东西搬下船后再重点保护他们上船。小木船第一次顶礁过来,身手矫健的阿炳看准时机,一手抓住船上的柱子,翻身跳回船上。正当我们把竿包、饵料桶、打水桶等一些行李迅速传递回船上时,一个大浪袭向我们站立的位置,刹那间村长猛的一窜跳回高处,由于位置有限,惊悚的我根本无法躲避,海水浸过了我的小腿肚,裤子下摆和矶钓鞋完全湿透。小木船受到猛烈的海浪撞击后,紧跟着浪涌后退了回去。等浪一退,我飞快跳回高处。看着危机四伏的大海,看着近在咫尺的小木船,我傻了眼。连经常出海的我们都不能安全跳下船去,那猪猪和我儿子怎么办?眼看着过不了多久,天色就要暗下来了,而潮水还在猛涨,浩浩荡荡,势不可挡。我心里不禁着急起来。此时,船家兄弟俩也看出了危险的端倪,边高喊着边用手向我们示意往岛上高处走。翻过整座岛到里面的背风处再下船。身边还有一个竿包和一个装有鱼的冰箱没来得及搬下船。加起来几十斤重的份量,看来下午要做搬运工,考验自己的体力了。心存感激 海上脱险岛上没有路,往上走也不容易,简直不是走,而是手脚并用攀爬上去的,我和村长即要照看猪猪和我儿子,又要顾及竿包和冰箱。一些陡峭的地方,先爬上一人,然后再搀扶着拉上一人,最后才慢慢交叉递着东西,一点一点往上挪,等到了山顶,我们早已累得气喘虚虚了。山顶上到处是齐腰的茅草,也分不清往那个方向走。我们在山顶行走,小木船就在脚下沿着岸边慢慢地跟着我们,也许看出了我们的无助与无奈,船家兄弟俩将船再次顶礁,其中一位冒着危险,奋身一跃,跳礁上岸,快速爬上了山顶跟我们汇合。穿着拖鞋的他,二话没说就抡起最重的冰箱背到肩上在前面带路。一刹那暖意在我们心里流淌,我们用感激的目光看着他的背影,紧跟着他在茅草丛中缓慢穿行。其实船家也不认识路,但他知道大概的方向,我们以岛上最高的灯塔为参照,披荆斩棘,艰难地蛇行在崎岖的山顶,一步步靠近灯塔,灯塔的西边是一个叫横头岙的地方,山岙分散着十几户人家,我们在村民们纳闷好奇的目光下,沿着窄窄的山道,穿过整个村庄,来到了横头岙的简易小码头,这个码头位于岛的西面,一个凹进去很大的内弯处,背着风,又向着沙埕港区里面,因此风浪平静了许多。花了四十多分钟时间翻过整座岛,我们终于可以下船了。我瘫坐在船仓里,穿着矶钓鞋爬山后的脚有些酸痛。在船上,船家兄弟俩展示了他们下午的用手线钓的钓获,7尾黑鲷,1尾真鲷。虚惊一场的我们相视而笑,连声道谢。小船在友好的欢笑声中,安全地返回沙埕小码头。这次出海钓鱼意外发生的一些特殊经历,我想我不会忘记,而我更忘不了的是那些在我们困难时给我们提供便利和无私帮助的好心人!2006.11.28.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按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警告个别网站:转载本站作品请标明出自《中国钓鱼频道》及作者昵称,如再次发现转载本站作品不标注来源、裁减本站图片水印等不尊重本网站及本站会员权益的行为,中国钓鱼频道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创]南镇突围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