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第一次夜钓的痛苦经历

  [原创]第一次夜钓的痛苦经历 早就有夜钓的期盼和渴望,总想找机会尝试一下——在蛐叫蛙鸣的夜空下,听那悦目铃声,看那夜光漂点点,进入物我两忘的迷人境地。但总被妻找各种理由阻挡,有时甚至搬来老妈施加压力。她们形成了统一战线并宣布:休息时白天可以去钓鱼,晚上不安全,坚决不许去!我好郁闷,好烦躁!机会终于来了。2002年7月4日,星期四,阴,无风闷热。4点过接到岳母打来的电话,叫回家吃饭。岳母家在去鸡足山风景区的路边开门市,而花桥水库就在同一方向。而妻正好有事要晚点回来,我一下兴奋起来——天赐良机啊!第一反应是赶快打电话给铁杆钓迷韩勇,叫赶快准备一下我去接他。五点正我俩匆匆赶到岳母家扒了一碗饭(心急吃不下啊),就心急如焚地赶往花桥水库。一路的好风景视而不见,我心飞扬恨不能高歌一曲!那种亢奋的心情相信大家都体验过。终于可以享受一次夜钓乐趣了,一定要大显一次身手,既过了钓瘾,又可在同病相怜的中毒者面前眩耀一番,岂不快哉!如意算盘到打得好,但夜钓经历却让人此生难忘。不信接着往下看:到钓点时六点刚过,由于山高路远,白天来垂钓的人已走完。心想好爽啊,那么大的水库,那么多的好钓点,我想怎么钓就怎么钓,想在哪儿钓就在哪儿钓。由于我们常到此垂钓,且鱼获颇丰,心想今晚有好戏看了,说不定还能整到大莽莽。因从山边小路开往钓点,加上头天下了一夜小雨,路又烂又滑。但我们想把车直接开到钓点,便于晚上好照管和休息。韩勇就在前边指挥,我开车避开有可能陷车的稀泥。歪歪扭扭的把车开到离钓点20来米时烂泥太粘,把车轮都糊得不能动了,车打横头东尾西熄火了。不管它,抓紧时间钓鱼要紧。我俩扛手提把钓具搬到钓点,此地水深1—2米,适合钓手杆。我就先打好两个手杆窝子,然后和好海杆料,把五根海杆依次打出挂好铃。韩勇更不用说,一气打下了11棵海杆。我抓紧时间钓手杆,争取天黑前有鱼入护,这样心里才踏实。提杆一个双飞,好戏开始了,300克左右的鲫鱼,心里那个美啊。韩勇一把海杆也发了,一条斤把的小鲤鱼,却在收线时在岸边跑了。我看天快黑了,刚叫他过来取夜光漂,就下起了小雨。但我俩还一人持一根手杆坚持钓,雨却逐渐大起来。天黑透了,四周漆黑一团,只有雨水落入水面的声音陪伴我们。正想到会不会有大鱼靠岸,如何与之博斗时,一道灼眼的闪电瞬间照得天地一片骇人的白亮。并瞬间即逝,让世界重新陷入更加黑暗之中。我心里一紧,马上意识到要打炸雷了,忙把手杆丢掉,并叫韩勇也丢掉(那可是高碳素杆啊)。果然,一个炸雷震慑得人突生恐惧感,动物的第一本能就是——赶快逃走,远离危险之地!我俩不假思索地共同向吉普车奔去,狼狈不堪地爬进车里,关闭手机,这才松了一口气。雨越下越大,又是几个炸雷,彻底摧毁了我们仅存的一点希望。鱼是钓不成了,淋湿的衣服贴在身上太难受了。加上在海拔3000米的高山上,气温可想而知,夏天又只穿了单衣,这漫漫长夜可怎么敖啊!我突然怀念温馨的家,此时要是在家,洗上一个热水澡,再穿上棉睡衣,整点好东东米西完,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那是多么的幸福啊!好在韩勇不愧是个“高手”,竟拿出一件棉大衣和一条包冷冻食品的军棉被(他可是我们这地区的冷冻食品垄断人物),我裹上棉大衣,他裹上棉被,才免除了冷冻之苦,心里才好受了些。我们吃了些糕点,抽了几只烟,我在驾驶室他在后排斜躺下休息。漫无边际的雨还是下个没完,好在不再打雷,心情也逐渐放松了。我把手机打开上好闹钟至凌晨6:30分,眯了两个小时,韩勇换到前我到后排躺下。此时凌晨2点多,四周只有雨点打在车顶上的“啪啪”声和落在地上的“噗噗”声。也不知过了多久,正迷糊糊的,手机铃声响了,我一翻身,披上大衣拿了手电就下了车。雨已停了,但山地的黄泥粘满了脚上的鞋,每迈动一步都很费劲,好在只20来米距离。到了水边我了草地洗了洗,就查看了情况。只见两支手杆丢弃在地,一大半陷在稀泥里,线和漂成了酱黄色,脏兮兮的躺在泥水里;十多把海杆东倒西歪,杆把和鱼轮全被雨点蘸起黄泥糊满了,还有几股鱼线松松垮垮的垂在水中,可能鱼上钩拉松了。鱼护里的几条鲫鱼因鱼护被水反复冲刷,鱼鳞都快掉光了,兀自拖着遍体淩伤的身体在那挣扎。整个钓点真的是惨不忍睹。天啊,这就是心仪已久的,充满憧憬和希冀的“美丽”夜钓吗?!我眼快流泪心快淌血了。叫醒韩勇收杆洗刷,想到晨钓还能中几条鱼,我们又打下了海杆。但因一夜下雨水库涨水淹没了原钓点,到十一点都没起鱼。心情糟糕透了,就有了撤退的打算。收拾东西放进车里,发动车子时更大的灾难降临了——车陷入稀泥里,无论如何都开不出来了!我在《打靶外的收获》曾介绍过,这个地方是东南亚佛教圣地鸡足山的必经之地,来往的车辆很多,但都是客车和轿车。而我们的老北京吉普车必需要大货车或其它农用车才能拖拉。这时不知哪里的一大群高中生来郊游,就请他们帮忙推车。这些学生也乐于助人,就挽袖呼喊着来推车,但车太重,加上泥太滑,竟越陷越深。无数次的徒劳无功后只好放弃,反而溅了那些孩子们一身泥,真是不好意思。这时已是下午两点过了,我俩又渴又累又饿,真有一种车不要就一走了之的想法,我想,这就是“绝望”的感觉吧。正无计可施时,我看到放在水库边的打鱼用的柴油机,上面有几百米的粗大尼龙绳,就找来六个打鱼人帮忙,讲好一人十元工钱。他们抡换着吃力地抬柴油机,抬绳到水库东边车头前的硬地上,把绳拉过来栓在车前端挂钩上,发响柴油机,慢慢收紧绳子。绳用上劲了,我发动车歪歪斜斜的慢慢向路边驶去,终于上了硬路面。感激地忙递烟递钱,好象生怕别人反悔一般。几分钟后车上了柏油路,就一路飞奔,逃遁一般往家赶去。这次夜钓是我的第一次夜钓,历经痛苦。但我真正体会了:“幸福”,“绝望”两个字的真正含义,磨练了自己。使自己的人生阅历进一步得到了丰富。后来我夜钓都是在离城三公里的“洋公箐”水库。这就是我们钓鱼人,出钱买罪受,但我此生无悔,这就是——苦中作乐,钓鱼的乐趣只有钓鱼人才能够体会!警告个别网站:转载本站作品请标明出自《中国钓鱼频道》及作者昵称,如再次发现转载本站作品不标注来源、裁减本站图片水印等不尊重本网站及本站会员权益的行为,中国钓鱼频道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创]第一次夜钓的痛苦经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