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枪匹马闯龙江(六)——夜巡:让人惊心动魄

  单枪匹马闯龙江(六)——夜巡:让人惊心动魄 天黑了,我再也不必担心野兽的侵害。但临睡前刘星讲给我的故事还是让我头皮发麻:一次,一个值勤的战士发现两只狼已经进逼到跟前,便开枪击毙其中的一只,另一只苍黄逃回狼窝。第二天夜里,战士们发现四周都是狼的身影,哨所被狼团团群围住了!哨所没有电,只有蜡烛。我感到很累,盖着两件羊皮军大衣躺在炕上,但心理有事,总想着遗留在远方的摩托车和帐篷,担心车子不能修好,担心帐篷被人偷窃,怎么也睡不实。迷迷糊糊中听到汽车的声音,是巡逻车来了?只听值勤的刘星跟来人汇报着什么,还提到了我已经睡下了。来人指示刘星说:把他叫醒吧。来人正是三连连长张新华,还有副连长和几个战士,是巡逻连带接应我的。我仔细说明了事故地点后,连长决定先解救我,去事故地点把摩托车和所有物品都拉出来。巡逻车进入那条还没有完工的边防路,没有接近事故地,路面断了,一条大沟横在车前,流水哗哗,根本无法通过,只好掉转车头原路返回。这条大沟我熟悉,我白天步行寻找哨所时就路过这里,但那时它还是一条浅浅的小水沟,没想到只有半天时间,路基就被彻底冲毁了。连长决定先巡逻,然后再从另一个方向接近事故地。入门雅马哈的车子的确好,车子发出了极其均匀有力的声音,黑夜中快速越过一个雨水坑。右前方突然出现一个好象大车灯的灯光,似在运动前进,根据方向和距离推断,灯光所在的位置就是铁丝网附近。莫非又是一次有组织的偷渡行为?最近一段时间,已经抓获了好几批由吉林延边朝鲜人组织的偷渡行为。偷渡者们先是越过相对宽松的中蒙边界进入蒙古,然后再从蒙古转道偷渡到韩国或者日本去。我在哈拉哈河边某连请示要穿行中蒙边境线时,就差点因为我就是来自吉林延边州首府的延吉市而被坚决阻止,其当前的紧张程度可见一斑。连长立即命令拉响警报,“呜呜-呜呜-呜呜”的刺耳声立刻响起,在夜色边境线上空传播,令人紧张不安。大家都密切地注视着右前方出现的那个灯光,大约一分钟后,那个灯光熄灭了,巡逻车的警报声停止。不知道什么原因,不一会儿,右前方的那个灯光又出现了,于是我们的警报再次拉响,“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的刺耳声就在头顶上轰鸣,好象比前一次更加响亮,让人发渗。除司机外,巡逻车上所有的人都把头转向右前方,紧紧地盯着那个灯光的变化,副连长和几个战士都握紧了手中的冲锋枪,气愤一下子再次高度紧张起来。不到一分钟,那个灯光熄灭了。连长判断,这个灯光很可能是蒙古国的车辆在巡逻,所以才有这样的反映。一个长的积水路段出现了,巡逻车变低挡后大油门驶进,但只行进几米就被陷住了,大家只好站在泥水中推车。十分钟后才得以解脱。巡逻车来到607哨所,哨长立即向连长报告完一天的主要情况后说:有三十多只的一群羊跑来,还在前方的山凹里。有一只羊被咱们的狗给咬死了,还有几制只被咬掉了屁股,入门趴在地上不能动了。有一只离群的单羊,入门在哨所附近游荡。还有两只羊肯定是另一家走失的,好象还在前面的山坡上。这是一个办潜式地窨子哨所,只有前边露着窗户,非常潮湿。进入地窨子,手电光下,只有一床铺盖铺在地上,期于的都在炕上。我大声问道“哨长同志,这是怎么回事?” 哨长看着夜巡的人当中只有我这么一个不戴军帽、没有军衔的小老头,不知道这是多大的官,迟疑半天没敢出声。我感到这里肯定有问题,于是我又紧接着重复追问了一遍。哨长快速看了连长一眼后这才回答道:屋顶漏鱼,炕上睡不下了。手电光下,棚顶还在间歇地滴下水滴,“啪嗒啪嗒”落在炕上。连长指示,明天连部把水泥带来,立即抢修。离开607哨所,我的新无论如何无法平静下来。我们的边防战士现在还住在没有电、阴暗潮湿的地窨子中守卫边防,怎能不令大凡还有点良知的人敬佩和感伤……我们从东面试图接近事故地,还是无功而返,经过前面那个长长的积水路段时再次被陷住,大家挽起裤脚全部下车,连长就穿着那双也许就是夫人这次探亲时给他买的新皮鞋站在泥水里,几经周折,十几分钟后才免免强强推出困境。警告个别网站:转载本站作品请标明出自《中国钓鱼频道》及作者昵称,如再次发现转载本站作品不标注来源、裁减本站图片水印等不尊重本网站及本站会员权益的行为,中国钓鱼频道将通过法律手段维权!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单枪匹马闯龙江(六)——夜巡:让人惊心动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