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 我的20年钓鱼回忆

  5~25我的20年钓鱼回忆 我是一个具备20年钓龄的钓手,或许你不相信,但确实是事实;我至今却对调漂仍有些云里雾里,甚至对饵料一窍不通,这个也许你信了、是的,这个你应该信;25岁了,转眼间已经工作快3年了,同时我的钓龄也有20年了;生日那天,特地去抽了一个下午去钓鱼,第N次当了空军;但是没有遗憾,20年来它给了我太多的快乐和美好的回忆;一、5岁,我的处女钓:出生在川北一个小山村,勤劳的村里人利用农闲时节一背一背的背土背出一个个的堰塘防止大旱;家下边有一条小河,也被村里人堵成一个河梯;在家乡你是看不到污染的,哪怕是现在:因此“80年代淘米洗菜,90年代洗衣灌溉”同样适合对这里的描述,不过90年代后不再淘米洗菜、洗衣了,不是因为水质变坏而是因为家里都有了洗衣机,有了自家的地下水井,因此小河的水或许比城里的自来水还更加干净。在这里你看不到电鱼人和网鱼人,到是你常常可以看到水面上成群结队的鱼儿在畅快的游荡,因此这里也就成了我的天堂;5岁那年,父亲要出远门打工了,一直以来,父亲没有离开过我们,一听说要走,我就会哭着闹着不让他出去!但是生活的压力使父亲别无选择,走的那天,从不让我去河边玩水的母亲居然答应让我和党哥去钓鱼。虽然那个下午,我只钓上过一条小白条,但是我却没有因为父亲出远门而哭泣,回到家里,父亲已经出发了,虽然心中有千万个不舍,但是钓鱼的快乐已经让我没有了泪水;二、6-12岁,辛酸的钓鱼往事:自从第一次钓鱼后,我喜欢上了这项运动;母亲在那时从来是不会让我一个人去河边钓鱼的,因些也不可能给我额外的钱让我去买渔具,甚至3毛钱一扣(注意了,是扣,而不是盘,一扣也就4~5米左右,绕成一圈用线托一下!)水线也不会让我买的;看到河边有人钓鱼,我就跑去跟前跟后:帮别人取鱼、上饵忙得不亦乐呼,那感觉就好像钓鱼的人不是别人,而是自己;我承认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懂得讨好人,在这种方式下,我往往会从钓鱼人那里"讨"得一个鱼钩之类的,但是钓线从来是不可能讨到的,因在村里边3毛线是很多的一个数字,他可以做太多的事情,比如学校卖汤是5分钱一勺,3毛线就可以让自己孩子一周都有汤喝这在我们那个年代是很优待的,我一周能有3天中午能喝上汤入算不错了,不是家人舍不得,而实在是拿不出来;解决了鱼钩的问题,接下来就是鱼线了,那时的我,只要在河边捡到一团乱如麻的线,我一定会视为珍宝,拿回来,找块石头坐下,找来大针,去挑开一个一个死结,那个时候,我总是显得特别有耐心,所以时至今日,我在结鱼线的结时都特别有感觉;直到有一天,家里边的草帽破了,实在没法再代,偶然发现家里的鸡居然拖着草帽到处跑,仔细一看才是一截水线缠在腿上,后来发现草帽居然是用水线串起来的,这可高兴死我了,一般一个划帽中能解下来30米左右的水线,这足够我使用了,尽管那线比较粗......那时再砍上一几根小竹,找一根高梁杆,把钓往线上一拴(那时想尽一切办法也办钓拴不端的),拴上高浮杆做漂,再往竹子上一系,钓具就算制作完毕了,每当趁着母亲赶集、走亲戚时,我就会偷偷来到河边,开始我钓鱼事业;河里的鱼很多,就那样的工具,往往一个上午也能钓上来10来条2,3两的鲫鱼。中午早早的回家,那时从不敢把渔竿带回家去的,是会被没收的,我总会找地方把它藏起来,如茂密的桐子树上架着,又如山上的橛子众中;母亲回家后,看到鱼往往还是挺高兴的,但高兴完了之后少不了一顿责骂,那时心里总是不舒服的,但是现在我明白,其实母新是担心一个人不小心溜到河里边...三、12-16岁,为鱼而钓的钓鱼日子:我钓鱼是很疯狂的,尽管技术不好,尽管11-14岁时年级还小;那时读初中,学校离家远了,走路要2个多小时,而且全是山路,上坡下坡的!母新看我渐渐的长大了,也懂得保护自己,懂得哪些事应该做,哪些地方应该去,于是对钓鱼这个事情放~行了,在家里不是特别忙的时候,不用我审请,她也会说:“今天咋不去钓鱼呢?”,那时我总是兴冲冲的带上自己的鱼竿,冲到河边,而且那时我大多数时间都会有所收获!最多的一次,我从早上天麻麻亮就到河边,一直到晚上,我是用一个洗过的装化肥的大口袋装鱼的,到晚上,半口袋,我基本上提不动,全是鲫鱼,最后还是父亲帮忙弄回了家!我想,那天要不是钓那么多鱼,我是要挨~打的,因为母亲不下10次的叫我回去吃午饭,而我都一动不动;当然去的次数多了,总是免不了有当kong军的时候,那时并不知道有kong军这个说法,只知道自己是没有钓上鱼的,每当这个时候,我总是很沮丧,想哭;到后来居然总结出一个歪理:每次我去钓鱼,如果什么口袋都不带,反而能用柳枝串回一串活蹦乱跳的鱼儿,而我带了装鱼的袋子反而无所收获。当然在这段疯逛的钓鱼史中,最让我忍俊不禁的是养成的一个习惯,这个习惯至今还在心底保留,那天和同伴去钓鱼,一大上午都没有收获 ,于是同伴居然念起了"zhou语" ---“鱼儿鱼儿快上钓,大的没得小的也要!!!”,就念过不久,还真钓上来一条半斤左右的大鲫鱼,从那以后, 我钓鱼时总会念念有词(当然现在不念了,不好意思,只是在心头默念着!)。还记得前不久看一个钓鱼视频中,一位哥们居然和我小时一样念念有词时,还忍不住哈哈大笑!那个年代,和邻家伙伴不但会比比谁钓得更多,而且会比谁的鱼竿更好,尽管都是一些细竹;也在那个年代,每个周五下午我们都会相约早早的回家,然后一路上看路边的竹子,看到有好的就像毫不犹豫的用小~手~刀当作an工具,砍下来带回家做竿。这些日子已经过去快10个年头了,但是仍然让我记忆忧新。以至于现在我走在回家的路上都会随时注意路边的山竹;以至于至今我常常在工作之余一个人发呆,不仅仅是怀念那段为鱼而钓的日子,更怀念我儿时的伙伴,尽管他已经在一次不~幸中去了另一个世~界,我祈~祷着在天~堂里仍然有清清的河水,有钓不完的鱼儿;四、16-23岁,梦不断的钓鱼情16岁,我告别了生活了16年的小山村;告别了钓了近10年的小河,走上了的求学之路;这7年的日子,或许是我人生中最难忘记的,在这七年里,我经历了从一个调皮孩子到一个品学兼优的学子之路;经历了远离家乡的求学之路......7年经历太多了,多得让我一时间都无法理清头绪,但是太多的经历却始终没有冲淡我钓鱼的记忆!高中的三年,每个假期前的夜里,我都会梦着家乡的小河入睡;每个假期我都会尽早的回到家中回到孜孜流淌的河边......那些日子,父亲一直在外打工维持 着我的学业,母亲的身体不好,却总是硬撑着支撑着这个家庭;每个假期我都会尽量帮助母亲多做一些农活,以致于他不那么劳累。那些日子,最难受的莫过于在做事的时候,却看到别人在钓鱼,我知道只要我说我要钓鱼,母亲肯定是允许的,但是我始终压抑着自己,我理解母亲的辛苦和劳累!那些日子,我最盼望的莫过于是下雨了,因为只要下雨农活就没法干了,而我也有了钓鱼的机会,因此那时常常夜里听到外面哗哗作响,醒来却发现只是南柯一林了;大学了,离家更远了,家庭在父母的勤俭和节约下慢慢的有了起色;我的求学生涯也攀上高峰。有一半以上的假期我都是在校外实习中度过的,尽管很苦,很累,但是给我去积攒下来太多的东西,尽管那时候还是会常常梦见家乡的小河,梦见小河听钓鱼人,但是我已经懂得在合适的时间去做合适的事情了。那时每年我也就钓一两次鱼的机会,但是就一两次足够我在一年中去回忆,甚至带着这些回忆在一年中去寻找现实中的自己......五 、23-25岁,.......我不知道这个阶段我应该给他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回忆其实就是回忆,虽然是很美好,但却总是很乱;写到这一段的时候,我会去读读上一段,自己都觉得有些文不对题,甚至正在写这一段时候,忽然又想起一些事情,又不得不回过头去找到对应的位置,把它加进去!我不知道那些大作家怎么把回忆录写得那么明朗,丝丝入扣,或是别人是大作家,又或是明朗而入扣的东西本身就带着虚构?我不是作家,所以只是用文字代表口水,叙述发生在我身上的那些钓鱼往事....所以这个标题至我写完这段话时我仍然没有加上,就让他没有标题吧,人生本身就没有标题......不到23岁,我便接到了一家单位的offer,虽然工资在这个繁华的都市中不算高,但是对于一个刚走出校园的大学生来讲已经有了诱惑;带上简单的行礼,来到这一个陌生的都市,开始了我人生的另一段旅行,一年多的时间里,我都是在奋力的工作,一年多里,我没有机会再次拿起鱼竿,那些周未我都只是在电脑面前度过;甚至一年多的时间里我几乎都不再梦到钓鱼了,白天劳累,甚至让我几乎都不会做梦,一沾床就呼呼到天亮!但感谢我一年多的努力,让我有了心爱的老婆,甚至有了在这座城市中自己的房子。终于在24岁的国庆,我有机会回家了,约上朋友一起,又回到了我梦断了一年多的小河,水依旧那么清,鱼依旧那么多,那个国庆我几乎一半时间都是在河边和朋友一起度过的,那时我感觉我再回到儿时的自己,再回到工作之地,感觉人都年轻了许多!从那以后,我再一次的拿起了鱼竿:当然这已经从当年的竹竿变成碳素竿了,至今每个周未我依然做着兼职,但是每个周未我至少会抽上半天的时间去塘边过过瘾,去忘掉自己工作一周的疲劳!25岁生日那天,姐送我一套鱼具,看着这一堆的的东西:竿包、抄网、鱼护....让我想起了我的前20年钓鱼生活,所以有了这些单纯的回忆、乱调的文字...只想与所我钓鱼人一起分享儿时的记忆...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5~25 我的20年钓鱼回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