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人鱼咏叹调

  [原创]美人鱼咏叹调 一周前就约好去郊外野钓,可天公不做美,清晨就淅淅沥沥下起雨。坐在刘总经理的奔驰车中,门窗紧闭,CD中播放邓丽君娓娓动听的《在水一方》,可就是提不起精神,心中有些憋闷、透不过气。我把车窗稍微开启一点,清新的空气夹杂着雨水扑进来,顿感心情舒畅许多。把目光移向车外,雨特别的大,远近一片雨幕,似有含烟之势,让人的视觉总处在朦胧之中,总像有让人看不透这个世界似的。刘总开着车,时不时通过后视镜向坐在后排座椅上的我和都市报女记者冰儿窥视,有一搭无一搭地闲聊着…… 汽车驶出北京杜家坎收费站,上了京石高速公路。我透过车窗向后望去,大学同窗好友、都市报记者部主任纪周和娱记“瞎子五爷”驾驶着“大切诺基”紧随其后,此行垂钓的目的地是“京南水乡”---房山区长沟镇。汽车快开进镇子时,镇工商所长开车出来迎接,把我们引领到离镇子不远处的一个水面很大却显得异常荒凉的野坑。雨还没有停,路很泥泞,瞎子五爷猴急,没待车停稳,拎着渔具包直奔水边。刘总倒显得很沉稳,他环顾四周,“大家先别急,我先试钓一下,看看鱼情水况再说!”他动作娴熟地支竿、调漂、和饵,试钓一阵儿只有2条100克左右的小鲫鱼肯赏脸但并不情愿地被拽上岸来。刘总思忖片刻终于开了腔:“这儿水下情况复杂,竟是些石头和杂草容易挂底,鱼密度不大,还都是野生小鲫,咱得转移阵地。”“都转悠到这时候了,还能去哪儿呀?” 瞎子五爷不满地嘟囔着。刘总拉开车门,果断地说,“一切听从我的安排!”两辆车穿镇而过,直奔十渡方向而去。车上,刘总已将下一个垂钓地点联系好,我真佩服他的办事效率,垂钓地紧邻著名的风景旅游胜地—“十渡”。 听到汽车喇叭声,山庄的经理快步出来迎接我们。落座后刘总献上一箱罐装燕京纯生啤酒,一条洋烟作为礼物,经理自然是推让一番,说些感谢话笑纳。刘总嘿嘿笑着,“哦、对了,今天在山庄用餐,可得小心伺候,我这帮朋友嘴刁着呢!”“嘿嘿,我这吊床、帐篷、木屋、野外烧烤样样俱全;晚上烤全羊、篝火晚会、卡拉OK、或载歌载舞,或纵情歌唱,玩个尽兴,吃个痛快!” 经理应承着。他站起身,“走,我带你们钓鱼去,说实在的这片水面还从没对外开放过,你们是第一拨客人,野生鱼吃口大,保你各位满载而归!”来到水边,各自找好钓位,开始做准备工作。望着宽阔的水面,我后悔没带海竿出来。“冰儿小姐,上我这来,我教您钓鱼!”刘总不失时机地向冰儿发出邀请。“谢谢您,我在张老师这吧!您欢迎我吗?”“欢迎,欢迎,马上给您准备钓竿!”我忙不迭地回答。匆忙间我向刘总一瞥,见他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快,但转迅即逝。再看纪周和瞎子五爷,这俩家伙更是“各扫门前雪”,都在忙乎着自己的事。我支上韩国东美“水纹” 4.5米超硬调钓竿后,又抽出那根平时自己都舍不得用的 “清风”钓竿,挂上线、调好漂、抛进水里,待都准备好后再传授给女弟子。刘总不紧不慢踱步过来,看看我的鱼竿,晃着头不咸不淡说了句“噢、都是东美钓具,还挺专业的!”这时,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只听 “蹭地”一声,没待我回过神来,那根“清风”钓竿已被鱼拽进水中。我卷起裤角进水去拉,鱼竿又不断向前移动。我退回岸边,脱掉衣裤纵身入水。纪周怕有闪失,紧随其后。我俩劈波斩浪追逐鱼竿。水中的鱼儿和我们玩起运动战,你追它逃,你停它停,渐渐把我们引向江心……刘总怕出意外,手圈成喇叭筒状高喊:“快游回来,别舍命不舍财啊!不就一根破竿子吗?”瞎子五爷和冰儿也跟着急切地高呼!!看着他们着急的样子只好作罢。 一上岸冰儿忙给我披上外衣,关切地说:“快穿上衣服,千万别着凉啊!”“谢谢您!”“张老师您可别客气,看您和我们主任游泳真棒哎!” 我自豪地说,“您过奖了!”我们边钓鱼边聊着……“嗨、说来话长,我和纪周是同在松花江边长大的发小,游泳是每天的必修课!”冰儿接过话茬,“您是哈尔滨人?知道‘得莫利炖活鱼’是怎么回事吗?”“知道、跟您说吧,在哈尔滨郊区靠着公路边有一个叫得莫利的小村庄,村里人在路边开个小吃店招待沿途歇脚吃饭的过路人。把豆腐、大白菜、宽粉条子和松花江捞上来的鲜活鲤鱼炖在一起热热乎乎地吃。后来菜的做法不胫而走,传遍城里的大街小巷。当外地朋友来哈尔滨不喜欢吃西餐和东北大菜时,就说咱们吃得莫利炖活鱼去。不瞒您说,这道菜我还会做呢!”我俩正热聊着 瞎子五爷插嘴进来:“喂、刚才您是怎么搞的,钓鱼不挂失手绳,瞎耽误工夫!”刘总也乘机挤兑我,“这毛病犯的太小儿科了,弱智吧!”我委屈地说:“我还没挂鱼饵,没成想就……”话音没落纪周搭茬,“虽没上饵,钩有腥味,鱼也会吞钩啊!”“不会吧,我这可是新钩新线……” 刘总继续拿我打镲:“嘿,有这可能,鱼儿看水边站个帅小伙,也动了凡心,英勇献身呐!”我脱口而出,“您说得对,刚才肯定是条美人鱼咬钩!” 刘总不依不饶,“嗬,你身边坐个美媚,还惦记着美人鱼?真是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望着水里,你小子够贪心的……” 当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身边这些人岂是等闲之辈,他们是娱记,娱记您知道吗?就是闻着哪儿有腥味往哪里钻。他们能气得冯小刚口出脏言:“你们这帮人真操蛋,信不信我抽你!”能惹得窦唯发疯,在《新京报》门前放火烧记者的汽车!不出所料,瞎子五爷和纪周立刻把矛头对准我,长枪短炮一齐搂火,刘总也跟着“起哄架秧子”,一唱一和,拿我垫牙。这次垂钓凭借“水纹” 钓竿鱼获颇丰,野鲫在250克以上;鲤鱼都在1000克以上;但却被这帮混小子批得体无完肤。冰儿看着不落忍,嚷嚷道“你们别老欺服张老师行不行!”“嗨…嗨…还真有人心疼哎!”尖酸的话从瞎子五爷嘴里冒出。“狗嘴吐不出象牙,不理你们了!” 冰儿扛着大抄子蹦蹦跳跳跑了……“咦,这是怎么回事?”她停下脚步向水边观望,只见一处有水草的地方咕嘟、咕嘟冒着水泡。“水草下有鱼……”话音没落冰儿一抄子下去,就抬不起来了。“张老师,快帮我!”我跑过去帮她提抄子,沉掂掂的好重哟!拉上来一看,嗨,真奇了,是两条足有四五千克重的金色大鲤鱼!纪周闻声过来端详好一阵,开始发表谬论。 “看你这个酸劲,张老师、他们数落您半天了,就不信他们没有笑柄在您手里,把他们的糗事也抖落抖落。”经冰儿提醒,我挨个把他们编排奚落一顿。五爷和纪周从后面包抄上来,一个抱头、一个搂腿,嘴里还唱着“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刘总也凑过来帮忙,他托住我的腰直脖嚷道:“找你的美人鱼去吧!”“一、二、三……”“扑通”我被这仨混球抛进河里。 我如同落汤鸡从水里爬上岸,这几个小子那个臭美劲,能把你鼻子气歪了!“喂,你要干什么……”刘总歇斯底里喊道!循声望去,只见冰儿把他们的鱼护底部朝天,鱼全抖落到江里!哎哟喂,真解气呀,风水轮流转,该轮到他们傻眼了!还是刘总脑袋瓜活络,他走到我鱼护旁,把护里的鱼倒在草地上,捡出鲫鱼说中午江水炖江鱼;数一数,共有大鲤20条,正好每人4条。他殷勤地对冰儿说:“鱼给您放在袋子里?”“不用,就搁在张老师的渔护里!”“看来你真是不可救药了!”刘总叹息道。冰儿俯在我耳边“鱼全归您,不过有个条件!”“什么条件?”“您得给我做德莫利炖鱼。”“哈哈……没问题!”瞎子五爷疑惑地“你们在说什么悄悄话?”冰儿“保密……”刘总摆出正人君子的架式,道出《一声叹息》中的精典台词:“张老师,你是男人得听我说句肺腑之言,千万别走这一步,她就是仙女你也得忍了,再说这世上哪有仙女啊?”冰儿气得使劲儿捶他,“你坏,你真坏,再也不理你了……”我拍拍刘总的肩膀,“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看在您老兄今天做东的份上,别再劳心费神,告诉您谜底吧,答案五个字‘德莫利炖鱼’。” “你们看、快看,那是什么……”大家顺着冰儿手指的方向 --- 是鱼竿、是我的“清风”鱼竿顺风浪漂过来了。刚要下水去捞,“慢着”,刘总娴熟地抛出手中的海竿,把鱼竿搭上来一看,鱼钩被切,“美人鱼”跑掉。嗨,又是刘总做总结性发言:“美人鱼看你小子太花心,离你而去。现在倒好,岸上的,水里的都没了,你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原创]美人鱼咏叹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