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中秋弥漫亲情

  《散文》中秋弥漫亲情 明天就是中秋节了,我去邮局去取女儿从北京发来的月饼,看表,离邮局下班还有半个多小时,想到过节了,邮局里面取东西的人肯定不少………想到这,忙发动二轮宝马一路飞驶,转眼就到了邮局。下车,推门,进入邮局包裹领取室。 谢天谢地。此时的室内只有一个人,我长吁了一口气,很自然地排在前面人的身后。 侧脸细瞧,站在我前面的的他已经是白发苍苍,黑的发亮的脸庞上,布满了纵横交错的大小皱纹,靠在柜台前一根磨的发亮的扁担,告诉我他是一个来城市中谋生活的农民。 “把包裹打开,我们要检查”,一句冷冰冰的指令从柜台内抛了过来。 “里面没啥,就二斤月饼跟几本课本”他细声地说。 “少罗嗦,打开,检查,这是规定你不知道吗?”营业员命令式的口气,当时砸得他不由地打了个寒战。他不再说话,从他脸上看到了无奈及不情愿的表情。只见他用力撕开纸箱上的一道道胶带,一包低档的豆沙月饼及几本黄色封面的小本子就露了出来,可能是怕月饼的油渍沾污了课本。月饼被一层层白色的塑料袋装着,粗糙的物品摆在柜台上煞是惹眼。 营业员站起身,粗略地瞅了瞅眼前的物品,随手抛出来一张包裹单,又用命令式的口吻说到“好了,包起来,填张邮寄单”。只见他闻此,仿佛如蒙大赦,忙将课本细细地放入纸箱底摊平。又将月饼用塑料袋牢牢捆紧,慢慢地放入其中,仿佛一不小心就会失去一样。纸箱外用柜带前胶带捆了十几道。那情景令人观之,不由地发笑。 “快点,快下班了,还捆什么,不填单了吗”营业员不耐烦的声音。冷冰冰地飘了过来。 只见他拿着包裹单,竟站在那里发起愣来,半天握着笔的手就不见下去,等了好一会,他才求援似地告诉营业员,“他是第一次到邮局寄东西,包裹单他不知道如何填。请求营业员代笔一下。” 坐在柜台前地营业员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高声斥责道“不会写,就不要寄了,没见到邮局上的规定吗,邮寄单是不能代写的,别挡着后面的人。” 只见他极不情愿地让开柜台,站在柜台边仔细观察我取包裹地过程,仿佛要再其中找到什么奥秘一般,闪闪发亮的眼光一直没离开过那取单本。他瞧了好半天,到营业员从仓库内取出我的包裹时,也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这时我发现他发亮的眼中,不知何时流下了二滴眼泪。 见此情景,不由地我产生了怜惜之情,忙问他原故才得知,他是今年才随村里人出来打工的,就工作在城边的高速路建设工地。因没上过学。没文化只能在工地上挖土方挣取微薄的工钱,时到中秋因工地没放假,无法回家与亲人团聚,只好在城中买了些月饼及孩子读书用的课本寄回去。不想在此被卡住了。见我搭讪,他仿佛捞着了根救命稻草,怯怯地说“老哥,邦个忙吧,给填个单行吗?” 瞧着他那期盼的目光,不由我心一热,双手不由自主地接过那递上来的包裹单。忙问他邮址地址及姓名,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片,颤抖抖地递给我,我打开一瞧,纸片上写着两行歪歪斜斜的字迹,一看就是小学学生稚嫩的笔迹,忙问他才得知。这是他上小学三年级的孩子,在他离家前给他留下的, 瞬间。我的心就像针尖戳了一下似的,隐隐作痛,本能地朝他看了一眼,只见他羞愧地低下了头说道“家中人就只有这孩子识字,快到中秋了,工钱还没结算,只能将工地上发的几个月饼凑合在买的一块寄回家,以告慰年迈的双亲。” 手续很快办好了,他殷殷地一次次道谢,从他那布满皱纹漆黑的脸上,我看到了乡里人纯朴的感情,我眼圈一热,心里荡起一阵涟漪,为这深秋里弥漫着的亲情。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散文》中秋弥漫亲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