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霸”王军华的黑色发迹史

  “海霸”王军华的黑色发迹史 搜鱼网-中国水产养殖技术行业门户网站王军华搜鱼网-中国水产养殖技术行业门户网站核心举报人林新兴。南都记者陈坤荣摄受害人及知情人反映,王军华在承包海域收“过路费”逾5000万元,骗取6000多万国家补偿传其建“红楼”款待贵宾拉关系,该案共30名涉黑人员落网,多名官员接受调查两人被捕发迹“在这片海域,我说了算,你们怎么告也告不倒我”,2011年底的一天,头顶成功企业家、教授、慈善家多个光环的珠海军安集团负责人王军华仍气势汹汹地向举报者们叫嚣着。然而,不到半年后,他就被一个普通的养殖户“告倒”了,而且成了珠海乃至广东“三打两建”的黑恶典型,连同他资产过亿,貌似庞然大物的军安集团也在一夜间土崩瓦解。6月13日,珠海警方向媒体发布一则通报称,在相关部门的配合下,警方成功将以王军华兄弟为首、藏身于高栏港的犯罪团伙摧毁,破获一起长期欺压过往渔船、养殖户、非法盗沙的特大欺行霸市案。30名涉黑人员落网,多名官员接受调查,两人被逮捕,警方还查扣涉案赃款5000多万元,查封王军华的涉案房产多处、车辆多台,涉案总值上亿元。消息传出的第二天,高栏港大浪湾码头沸腾了,渔民和船主、养殖户纷纷燃放鞭炮庆祝,欢声笑语和鞭炮声响彻码头上空,久久不散。“那场面比过年还热闹”,几位在场渔民说。他们有理由高兴:王军华的被捕,意味着那座压在他们头顶近十年的大山终于搬走了。此时,码头上只有一个地方分外寂寞萧条。它就是王军华的军安集团在高栏港的生产基地。基地沿码头河堤而建,全长约300米,一排简陋的砖房将河道围了起来,里面泊满了各色用于作业的渔船,大大小小近50艘。河道旁用木头搭建了形状不一、丑陋不堪的木头房,这里是捕鱼工人们的宿舍,基地的砖房则是军安集团“中高层”居住的地方。“也就是王军华的打手、马仔”,多位无事可干的捕鱼工人说,这群马仔约有二十人,终日穿着迷彩服,耀武扬威,管理工人们干活,同时向经过军安集团承包养殖海域的各类船舶收取“过路费”。王军华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他凭什么长期霸占高栏港76平方公里海域?又是如何一步步建立起一个跨越工业、养殖、房地产领域的大型企业集团的呢?南都记者连日来深入探访王军华在高栏港的生产基地,采访王军华的员工和长期饱受欺压的渔民、养殖户、船主以及与王军华接触过的商人、官员,尝试揭开这些谜团,还原一个知识型“黑老大”的发迹史。其人头顶无数光环的“善人”先回答第一个问题:王军华究竟是什么人?从表面上看,人们很难把这个50多岁、身高1.7米左右、胖乎乎、笑起来眼睛总是眯成一条缝的男子与一个特大黑恶势力团伙的头目联系在一起。“他长得慈眉善目,给人的第一印象都非常好,所有人都会觉得他会是一个可靠的商业伙伴,一个可以信赖的长者”,几位多次与王军华打过交道的商人说。“他对工人从表面上看很和善”。一名姓白的女工人至今仍对王军华称赞有加,颇为怀念,原因是去年王军华到基地视察,从她身边经过还跟她打过招呼,“他说我比以前瘦了,作为领导,能记住一个员工不容易”。王军华在自己发起成立的某商会网站则是这样做自我介绍的:“王军华,湖北黄冈人,汉族,工商管理硕士,武汉大学特聘教授、西南交通大学特聘教授。广东省社会组织总会常务副会长,深圳市企业联合会功勋会长、深圳市企业家协会功勋会长,广东楚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时代(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澜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不过,在王军华落网后,该商会网站现已经无法打开,南都记者通过“百度快照”才找到这些内容。爱吹嘘与领导的“亲密关系”据一位曾经的军安公司“中层干部”介绍,王军华平时很少来高栏港的基地,一年只会视察一两次,召集“干部们”到船上开短会,通常只有半个小时,不谈具体业务,主要讲他这段时间见过哪些领导、与哪些人拍了照、握过手,“搞得大家都很崇拜他,相信他手腕通天”。该名干部还表示,王军华为了显露自己的背景,在其拱北公司总部的门口和办公室内都挂了一枚国徽,墙壁上贴满他与领导见面的照片。如果不是警方今年6月戳穿了他“黑老大”的本来面目,头顶无数殊荣的王军华在人前无疑是许多人崇拜的对象:“知识”、“财富”和“名气”,他都占齐了。)然而,南都记者调查发现,他的这些荣誉和所谓的金融帝国其实都建立他精心构筑的“欺行霸市”团伙之上。长期以来,他通过非法手段控制国家海域,大做无本买卖,组织马仔,向过往船只征收各种费用:“停泊费”、“过境费”、“入场费”。正是通过这种非法手段,王军华在短短数年间聚敛起普通人几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并通过这些“黑金”,涉足其它行业,来为自己经营各种光鲜头衔。自称当过兵,传言靠走私起家关于王军华的成长经历,至今仍是一个谜。“跟他认识了七八年,一说起他以前的事,他总是一语带过”,一位知情人表示,王军华每次与人见面,总是热衷于吹嘘其前段时间跟哪些领导见了面,一提起以前的事,他就用自己“当过部队干部”这句话挡过去,问他部队转业后干了啥,他就岔开话题。即便是王军华自己的商会网站,对他以前的经历也吝啬得很,只字未提。没有官方版本,现在能找到的只有坊间传言,关于王军华早年的经历共有两个版本:一是他出身普通家庭,为改变命运年少参军,当上了干部,退伍后干起了走私;二是他参军后,给部队领导当司机,退伍后靠走私起家。而两个民间版本都与走私有关,都不光彩。恶行租下76平方公里海域违法转包由于这段经历主要发生地是湖北,暂时无从查证。关键的是,王军华真正崛起,并广为人知始于其2003年到珠海之后。据几位知情人介绍,王军华是2003年被珠海市金湾区农业部门通过招商引资,引进当地的。王军华当年通过公开招投标,以50万元一年的租金拿下了高栏港区石门咀一带的海域,进行贝类养殖。王军华在其官网宣称其海域养殖面积达到76平方公里,“拥有海洋面积全国最大”。事实上,他没有撒谎。南都记者获得的一份军安集团公司水域滩涂养殖使用证显示,其养殖户水域确为76平方公里。因此,当其落网后,王军华也被民间称为中国迄今查处的“最大海霸”。不过,王军华承包如此大面积的海域压根就不是为了养殖,而是另有目的。高栏港养殖户林钢(化名)介绍,王军华承包海域后,根本无心养殖,一转手就把自己承包的部分海域以高价转包给包括他在内的多名养殖户,“2003年,共转包了几千亩,每亩150元租金”,林刚说,直到后来,他才知道,农业部门在向王军华租赁海域时就明确约定,不能转租、分包,王军华的做法已经违反合同。纠集20余马仔强收“买路钱”这不算什么,在王军华已被披露的违法行为中,私自转包养殖海域根本都排不上号。军安集团生产基地内的多名捕鱼工人均证实,王军华承包海域后,除了转包出去,马上就成立军安公司,纠集了20多名马仔充当“管理人员”,专门向经过其养殖海域的船只强行征收“买路钱”。“苦主”周锦天(化名)告诉南都记者,他长期经营运沙船,十多年来一直在南水水域从事海砂、河砂等建材生意,自从2003年王军华承包高栏港的海域后,就向他收取“资源费”、“过路费”以及“搁浅费”,不交,对方就打人扣船,“十年来,仅我一个人,合计已经被强征2124万元”。近年来,随着高栏港多个工地上马,对海砂需求量大增,运沙船船主梁敬全也跑起了高栏港的运输生意,但同样遭到王军华的暴力压榨。梁敬全说,每次运沙船通过王军华的养殖海域,他都要派马仔收“过路费”,按船舶运载的沙子每立方米收取3.5元以上,起初不交,军安公司就派几十个人来围攻,喊打杀,大家都很害怕,只好屈服。而短短几年,他就交了一千七百多万元。“这些数据都是有据可查的,我的沙子都卖给了高栏港的中标单位,一查就知道卖了多少沙子,根据军安公司的收费标准,一算就清楚了”。除了运沙船,王军华还把黑手伸进了其它的运输船舶。平沙居民叶栋才1998年开始在当地运输饲料,生意红火,但自从王军华承包海域后,生意就很难做了。“每次出海他都要派人收保护费,按运输的饲料每包5元,每次出海一条船一天要拖500包,我有四条船,一天就得交一万块钱”,叶东才说,至2008年,王军华已向他收取保护费500万元。叶栋才回忆,2004年,他一艘船有几名工人是新招收的,不知道王军华的规矩,经过该海域时,没有停下来让军安公司的人上船核算饲料的包数收费,十几个马仔一拥而上大扇员工耳光,他看不过去,上前说和,也被打翻在地,“像这种事情很多,有时候王军华的马仔遇到不顺心的事,也会故意来找我们麻烦,随便打骂出气”。随着时间推移,王军华团伙的气焰愈发嚣张。有些渔民的渔船明明没有在王军华的养殖海域,王军华的马仔也要冲过去收费。台山渔民杨英喜控诉其就遭到类似对待,军安公司的十几个马仔乘快艇冲上其渔船,硬说他的船侵占了其公司养殖场,把船拖走,逼他交了6万元。王军华案发后,杨英喜也已向警方报案。事实上,类似渔民被欺压的案例近10年来不时发生。多位渔民介绍,军安公司规定附近海面的渔船每天只要出海捕鱼,就得交500元/天的保护费,不交就罚款6万。王军华在高栏港承包的这块养殖海域,俨然成为了他的独立王国。十年间,究竟有多少渔船主被王军华征收过“买路费”,这笔费用又有多少?确切数字一时间难以统计。但仅记者调查采访几名的渔民、船主,涉案金额就已超过五千万元之巨。串通评估人员“骗6000多万国家补偿”从2003年承包海域,到2012年“东窗事发”,王军华几乎从未进行过养殖。除了向过往船舶收取“买路钱”,他的另一个重要财源是骗取国家征地补偿。近年来,随着高栏港大开发,轰轰烈烈的围海造地工程启动。网上2009年公开的一组数据显示,高栏港在此之前的几年间已实施围填海超过260平方公里。而其中相当一部分围海造地的区域就位于王军华的承包海域内,这给他提供了新的“商机”。但按照政策,国家征地时,如果是养殖区域,需先进行评估,根据养殖规模、养殖品种给予补偿,并未进行养殖的王军华决定造假。据知情人介绍,2008年,他欺骗评估人员其放养了大量高价值的沙白,并于评估前一天事先购买了几千斤沙白,用五艘船拖到该海域,提前放入船的笼网中,沉入海底,等评估人员来评估时,就营造临时捕捞沙白的假象,“一网就拖上了几百斤沙白,证明这里确实是大规模养殖沙白的水域,然后据此评估损失”。同时,王军华也通过自己的网站大造声势,称其投入了大量资本投放沙白苗。南都记者找到了两位当年被王军华命令参与造假的渔船船主。“我们也是被迫的,王军华的弟弟王森告诉我们必须把买来的鱼装成是养殖的,还说如果我们说出去,就花200万将谁用车撞死,算交通事故,最多赔50万”,船主覃祖坪在一份写给纪委和警方的举报信中坦言,王军华当时要他们几条船每条装1000斤沙白,开到要征收的海域,装成刚从海里打捞的,可第一天,不知道什么原因,评估人员没来,公司又要求他们第二天继续这么表演,“第二天,评估人员终于来了,我们把买来的沙白从海里拖上来,让评估人员拍照,拍完照”。据知情人透露,从2008年至今,王军华通过类似手段,骗取国家补偿超过六千万元。但这一数字尚未得到警方和纪委确认。警方在13日发布的通稿中对此只有简短的一句话:“在政府征用其承包海域时,通过串通评估人员,贿赂政府工作人员,采取对根本不存在养殖沙白或只有少量养殖沙白的被征用海域临时大量倾倒沙白的方式,虚高评估价格,索要赔偿款”、“警方逮捕了2名收受贿赂、玩忽职守导致国家重大损失的工作人员”。知情人透露,目前警方通稿中提到被逮捕的两名工作人员就是高栏港区农村工作局的两名评估人员。进入2011年以来,随着国家对于征地补偿政策的日益严格,王军华的造假手段也与时俱进,他一改过去从不养殖的做法,一旦收到某个海域要被征收的风声,就只在一小块区域进行养殖,以达到欺骗的目的。在军安生产基地入口的一块小黑板上,至今还留有王军华用粉笔字书写的“江苏苗区不要生产,否则充公”。“就是提醒工人们不要到苗区捕鱼,那是用来迎接检查和上级评估专门养殖的,一捕就没了”,多位捕鱼工人说。这行字的落款为2012年5月8日,两天后,王军华案便东窗事发,警方于5月10日突击检查了该基地,带走了基地的十几名管理人员和大批资料。知情人介绍,2008年,在获得首笔2000多万元的征地补偿后,王军华的军安集团资产迅速膨胀,又成立了中国时代(集团)有限公司,他出任董事长,随后在小林租了一块地,搞起了工业园,从农业跨入了工业领域。管理手段对员工刻薄吝啬受工伤一律不赔)虽然表面上对工人很和善,不过,工人们都承认,王军华很吝啬,“说穿了,他就是把我们当成自己的长工,让你饿不死,但也决不能吃饱”。一名从军安公司成立,就开始为王军华捕鱼的老工人说,一直以来,除去渔船出海的成本,每年的收入少则一万多,多则两万,“公司说是按捕鱼量的多少计算工资,其实你这个月打鱼多了,他就少算一点,最多两千五,如果你运气不好,打鱼比较少,公司也会适当提高,让你有一千多的收入填饱肚子”。除了工资少,军安集团的捕鱼工人们还反映,一旦有工人在海上作业受伤,王军华统统都不认账,一律不赔偿。两名至今留守在军安公司的老员工各伸出断手,痛骂王军华为富不仁。据了解,两人分别在2008年左右在海上作业时,因为风浪太大,晃得船乱摆,人倒下去,手被卷进渔船柴油机里,都碾断了几根手指。但事后找到王军华,王军华都不搭理。“当时去他办公室,一听说受了工伤,原本很和蔼的一个人马上就变了,说我们根本不是他的员工,要钱滚蛋”,两位老员工说,由于公司不给钱,他们只好自己出医药费,等伤养好,想到自己手也残了,年纪又快六十岁,跑其它地方也不知道干啥,只能继续留在公司,“老板被抓,现在还欠了我们几千块工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给”。恶劣天气也要求出海致工人死亡自称“军队干部”出身的王军华在公司管理上也奉行“军事化管理”,要求极为严格。军安公司的员工反映,公司要求所有捕鱼工人的船必须停泊在指定的地方、作业时间和地点也要由公司统一调度,绝对服从公司规章制度,违者要写检讨、扣2000元至3000元不等的罚款。对于公司中层干部,王军华还要求他们必须统一穿迷彩服,打扮得像个军人,“其实所谓的中层干部就是马仔,给王军华管理捕鱼的工人,检查过往船、收取保护费”,工人们说。一位曾在军安公司担任捕鱼组组长多年的“中层干部”介绍,由于公司要求绝对服从,有时不近人情,容易闹出问题。去年11月4日,天气下雨刮风,原本不适合捕鱼,但由于公司有规定,工人必须出海,结果一个叫覃大勋的工人因为船太颠簸,摔倒了,脖子被机器的绳索缠住,窒息而亡。传言建“红楼”款待贵宾?据知情人和军安公司的员工介绍,外表和善、热情的王军华是搞关系的能手,走到哪,脸上都带着笑,哪怕是普通员工也会跟你打招呼。在采访中,坊间还盛传,王军华善于搞美女公关,在其位于小林的时代科技工业园厂区内建了一栋楼,平日热衷从酒吧等场所招募身材高挑的女子安置在这里,专门用来接待贵宾。但这一说法并未得到证实。对此,军安公司一名“中层干部”表示,他也听说过该传闻,王军华还曾在一次会议时公开承认,工业园的那栋房子就是他用来接待重要人物的,有些员工私底下将这栋房子称为“红楼”。但该名人士表示,王军华为人谨慎,几乎从未带员工去过“红楼”,这么多年来,只有跟他相熟的一位干部进去过一次,回来后赞叹不已,说房间装修豪华,跟宾馆似的,可以睡觉、桑拿、按摩,“但究竟是真是假,因为一般人进不去,都不知道”。19日下午,南都记者在知情人的陪同下,探访了这座外界眼中分外神秘的“红楼”。说是“红楼”,其实整个建筑物主体是青色的,有四层楼高,建筑面积据目测约有四五千平米,只有入口处的门上涂上了一层红色,在四周清一色方方正正的厂房陪衬下,格外醒目。工业园区一位保安介绍,这栋楼叫时代大厦,确实很神秘,他们在这里多年从未被允许进去过。5月份,警方还来到这栋楼里搜查,带走了很多东西,大楼之后就被上锁,一直没有使用过。透过紧锁的玻璃门,能清晰地看到大楼一楼大厅考究的装修,不过风格偏向于简洁,没有想象中的“富丽堂皇”、“灯红酒绿”。骗取国家补偿款流程图谎称承包海域放养了大量沙白评估前一天先购买了几千斤沙白,放入网中沉入海底评估人员来评估时,营造临时捕捞出大量沙白的假象A02- 04版采写:南都记者杨亮摄影:南都记者陈坤荣制图:张许君林新兴十年举报2003年首次交手王军华进入高栏港承包海域,林新兴也向王军华承包了360多亩水域,“协议从王军华处分一笔征收款,但这笔钱被王军华独吞”。曾因此举报王军华,但没有回音。此后,林新兴留意把听到的每一个王军华行为不轨的案例都用心记下来。2011年)再起冲突林新兴承包的蚝排快丰收,被王军华派人占为己有,他再也无法忍耐。2012年脱产取证林新兴就干脆扔下所有的工作,专心搜集证据,去告王军华的状。从年初开始,他每天开着自己的车按照记忆,去逐一寻找曾被王军华欺压过的渔民、养殖户和渔船主,最远跑到了台山,逐一与每个证人聊天,把欺压的经历记录下来让对方签名作为证据。2012年3月北上举报林新兴共找到57个证人,并用书面的形式制作了完整的证据。他先后到过市纪委四五次、省纪委5次、北京2次,最终引起了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促成有关部门行动,打掉了王军华为首的涉黑团伙。王军华十年扩张2012年结交权贵军安公司内部“干部”说,王军华总是跟下属说他见过哪些领导、与哪些人拍了照、握过手,“搞得大家都很崇拜他,相信他手腕通天”。传闻王军华建了一座“红楼”专门招待大人物。威权治下运沙船船主梁敬全起初不肯向军安公司交保护费,“军安就派几十个人来围攻,大家都很害怕,只好屈服。几年交了1700万元”。2008年骗公款高栏港打算征收王军华部分海域,他临时往海里倒进几千斤海鲜,伪造损失。以类似手段共骗取国家补偿款超过6000万元。开公司获取资金后成立军安公司,向经过其养殖海域的船只暴利征收“买路钱”、保护费。王军华就此开始“海霸王”营生。2003年立足到珠海,以50万中标租下高栏港76平方公里海域养殖海贝。随即,他公然违背承租合同向外转包几千亩海域收租。因何种缘由到金湾区做这个生意,暂不可考。2000年前无从查证自称在湖北“部队当干部”作者:杨亮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海霸”王军华的黑色发迹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