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趟海最大收成是46斤墨鱼豆近海捕捞遇窘境

  出趟海最大收成是46斤墨鱼豆近海捕捞遇窘境 小蒋在自己的船前发愁。    月工资9000元的工人雇了两名,还要养着一条渔船,3月24日中午,南姜码头,刘女士家的渔船出海归来,最大的收获仅仅是46斤的“墨鱼豆”,上岸后卖了830元。“像今天这样就赔钱了,但赔钱也得干啊。”刘女士无奈地告诉记者。开春海捕海鲜大量上市,但像往年一样,近海捕捞的渔民依然面临“吃不饱”的窘境,“出海捕捞就像是赌博”,经常不够成本还要倒贴。渔船大部分静静停靠在码头里,上面落满了海鸥,渔民们瞅着干着急。    平时不要的小虾现在也舍不得扔当天中午12时左右,南姜码头一片忙碌的景象。不时有渔船远远地开过来,在码头停靠好,发动机轰隆隆响着的吊车早就在码头准备好,很快就将船上捆在一起的渔网吊上岸边,放在货车车斗里,有人接着就拉走了。这时,另外有一群人等在渔船前,其中有十几名女子,她们等来了一个大“包裹”,里面装着的是“一团”海货,就近摊放在码头地上。记者看到,这一堆海货里有各种鱼虾,个头都不算大。这十几个人挨着蹲下来,用手扒拉着,将鱼虾拣出来分别扔进不同的盆子里,个头都不算大。“这是‘墨鱼豆’,炒韭菜很好吃。”刘女士告诉记者,现在市场上能卖到25元一斤,但他们卖给商贩价格是18元一斤。刘女士家里养着一条渔船,这些海货就是她家的船刚刚打捞回来的。“现在出海打捞的东西太少了,这么出海一趟,最多的就是‘墨鱼豆’,顶多能拣出来四五十斤,挣不了多少钱。”她指着那些小虾说,要是平时收成好,这些小虾可能就顾不上了,现在也都拣出来了。记者注意到,在渔船靠岸后,有一些商贩也围在船前,提着塑料筐子准备收购海货。“没有,几乎什么都没有!”看到翘首以盼的商贩,船老大在船头大声吆喝着。一天光成本就是1200多元十几分钟后,分拣出来的“墨鱼豆”被合装在一个筐子里,刘女士提着去过秤。算上筐子,重量是47.24斤,净重被记为46斤。一名商贩直接把整个筐子搬进货车里,然后开始数钱。每斤的价格是18元,总共是828元。“基本上就是这些东西了,别的都很少,卖不了几个钱。”刘女士数了好几遍,摇着头把钱装进口袋里,她告诉记者,这次出海肯定是赔钱了。“我家雇了两个工人,都是论月雇的,一个月9000元。”刘女士说,两名工人平时跟着老板出海打鱼,这是一份繁重的体力活,论天雇人价格更高一些,差不多是350元一天。两名工人一天的工钱是600元,出海一次油钱200元,补网200多元,乱七八糟加起来,每一天成本就在1200元左右。“今天挣了不到1000元,还要赔上200。”正是因为论月雇的工人,刘女士说,即使赔钱也要出海,也算是减少损失。“也不是每次都赔钱,半个月里一般7天‘大潮水’,7天‘小潮水’。‘大潮水’的时候货多,能挣个2000元左右,‘小潮水’就是今天这个样子了。”她说,有时候“小潮水”运气好的话也能挣点,那就纯粹看运气了。记者粗略计算了一下,类似刘女士介绍的情况,半个月时间里大约一半时间有盈余,一半时间容易赔钱,虽然最后还是有收入,但也不会很高。渔船一靠岸    商贩蜂拥而上刘女士将“墨鱼豆”卖给商贩后,接着就掏出一张百元大钞,给了一名分拣“墨鱼豆”的女子。“她们都是四川过来的,没有什么事做,就在码头上帮着拣海货,拣出一斤‘墨鱼豆’,我们给2块钱。十几个人合伙干,到最后平分挣的钱。”刘女士说。“我们也没有办法,不会什么手艺,除了在码头上找点零活,别的也干不了。”一名在分拣“墨鱼豆”的女子告诉记者,他们一家从四川来青岛已经数十年,一直靠打鱼为生。他们的生活都是围绕着一张张渔网和一条渔船,女主人在家补网、收拾,有时间出去干点零活,男主人则出海捕捞。等到下午,就是他们最忙碌的时候,船靠岸后将海货处理掉,接着收拾好船,准备好网,如此日复一日。记者决定等到下午,看一看他们的收成如何。下午3时许,码头上再次闹热起来,不断有渔船靠岸。记者看到,不时有两三条大头鱼被提上码头,接着是两三筐海螺、海葵,还有少量的八带。相比上午,这时等着收购海货的商贩们活跃起来,因为这些海货不用像“墨鱼豆”一样需要时间分拣,商贩们争先恐后地跳上刚靠岸的渔船,将海货装进自己的筐子里。商贩们手忙脚乱,把船上的物品、海货都弄乱了,船老大看得怒气冲天,大声吆喝。岸边是船老大的家人,他们在码头摆好了摊位,放上一台秤,商贩提着筐子过来称重,谈好价钱点了钱,就往自己车上搬。舍不得雇人单枪匹马出海在一阵忙乱之后,船上拉回来的海货基本上都卖出去了,记者大概计算了一下其中一船的收益,也是在1000元上下,刨去成本,根本赚不了多少。一名船老大告诉记者,他已经在海上住了一晚,也就是在海上待了两天,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捕捞到这些海货。记者还注意到,下午返回的这几艘船,几乎都是只有船老大一个人。据一名船老大介绍,海上情况复杂,平时都是两个人出海,但因为目前出海收成不太好,雇一个工人往往会赔本,所以就一个人去,起码省下了雇工人的钱,“一个人干活也慢,所以只能多在海上花点时间和力气。”为了能够互相照应,两名或多名熟识的船老大会结伴驾船出海。“他们都很能吃苦,让人佩服。”说起这些从四川来到南姜码头的渔民,不少商贩和渔民竖起大拇指。据介绍,目前南姜码头的渔民里,来自四川的占了大部分。正是他们一直坚持出海捕鱼,这才使得南姜码头保持着旺盛的人气,每天都有不少商户或者市民前来选购海鲜。    出生于1990年的小蒋老家四川,从小学三年级就跟着父亲和哥哥来到青岛,高中没读完小蒋就辍学成了职业渔民。在南姜码头,他几乎是年龄最小的渔民。小蒋个头在1.7米左右,穿着牛仔裤、皮鞋,看上去比实际年龄稍显成熟,从穿着上很难看出他是一名职业渔民。小蒋在春节后总共出海了两次,基本上没挣到什么钱。据他介绍,前些年,一年能够收入三四万元,够“零花钱”,像今年这种情况,肯定要赔些钱。现实的压力让他不得不考虑将来。小蒋有一个3岁半的儿子,在上幼儿园。妻子在超市上班,月工资2000元左右。一直盼着买个房子的小蒋,光养家糊口就很困难。“我也想干点别的,但真不知道该干什么去。”小蒋说。

  更多水产养殖、养殖技术及行业新闻请持续关注【中国水产养殖技术行业门户网站 - 搜鱼网】! 搜鱼网是权威的中国水产养殖技术行业门户网站,提供水产养殖,对虾养殖,水产饲料,罗非鱼养殖,水产新闻,水产行情,水产论坛等信息,已成为水产企业首选的网上宣传交易平台.搜渔网将继续引领中国水产养殖产业发展新趋势,努力打造全球领先的华人水产综合服务机构,汇聚水产养殖精英共同做大做好水产网站,服务更多的水产养殖户和水产行业人士。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转载请注明出处:出趟海最大收成是46斤墨鱼豆近海捕捞遇窘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