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亚之初体验分享四海TV

  路亚之初体验分享路亚之初体验 话说2007年11月初某一天,沈阳刚进入初冬时节,这个时间段虽不是钓鱼的好时候,但在下的好友兼钓友洪岩偏偏就联系到一个可以玩路亚的池子,据称此池内里放养的全是0.5千克大小的鲇鱼。路亚钓法最适合玩什么?当然是最适合钓各种攻击型的鱼类,而鲇鱼不就属于这种鱼吗?哈哈,天上掉馅饼的机会都来了!虽然和路亚有关的所有钓具我一概没有,但咱有一颗渴望路亚的心!最终,我在电话里和洪岩当场拍板——去,必须得去! 第二日早7点刚过,洪岩的电话已急三火四地追过来了。我心里这个恨:你催我抓紧时间,到最后肯定是你最耽误时间!你急,其实我比你还着急!(后话前移,我说的话还真是真理!)说起洪岩,有必要给大家介绍一下此君出身。洪岩当年是竞技钓的狂热爱好者,各种钓竿和浮标都论捆买。后来,不知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此君忽然迷上了路亚,于是在把许多竞技专用钓具处理之后,接着就换了一大把名贵的路亚钓具。 9点多的时候,我们的车终于接到了洪岩,但麻烦事这时又来了。洪岩用的装备都比较高档,实话来说,虽然没玩过路亚,但凭借几年以来在钓鱼圈里混下的些许经验来看,他的路亚装备不是极品,也必须归到精品系列中。别的不说,放在专用路亚竿筒里的两把竿加上两个路亚轮(其中一给为水滴轮)价值已近万元,再加上满满一盒子我叫不出来名的漂亮拟饵(我估计那一盒里的小零碎没几千元也绝对无法搞定)!其价值就不需我多言了。 为充分保护这些宝贵的钓鱼装备,开始洪岩准备带上路亚专用竿筒,但这个价格不菲的加长竿筒实在是太长了,连我们的坐骑——帕拉丁越野车里都容不下它。没办法,洪岩把两把竿挂在车内扶手之后,异常郁闷地把那个长竿筒又送回家里。 他们在忙着收拾东西,好奇的我这时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旁边看看,但看着看着,嫉妒情绪开始升温了:真败家啊,你说我咋就在《垂钓》负责这些烧钱的栏目呢,万一今后我也狂热地爱上了路亚钓法,可咋消费得起啊! 时间很快就到了中午,一路奔波后我们终于到达了这个传说中的路亚圣地。此圣地面积约20亩,据该鲇鱼池CEO刘哥介绍:池内鲇鱼分量多在0.5~0.75千克,数量那是大大地有,往少里说也有数万斤。此外该池内还有少量大鲤鱼出没,但最近几天因降温的缘故,两类鱼吃饵都不很积极。闻听此话,我不由得暗自后悔:路亚毕竟没正儿八经地操练过,万一光头的滋味确实不舒服。早知池内有大鲤鱼存在,我把手竿钓具带来该多好啊,别的不说,单凭这些年来积攒的丰富手竿垂钓经验,应该也能过把小瘾吧! 懊悔归懊悔,但既来之,管它成不成,咱也得像模像样地操练几把。洪岩和同来的钓友刘海峰搬下武器开始做准备,路亚装备弄起来确实很简单,不过三两分钟,两人已把整套钓具东西都预备完毕。洪岩顺手递给我一把直柄竿,又帮我选了个看起来矮胖矮胖的拟饵挂在线端。此拟饵上半部发红,腹部近似于青白色(后来经多日补习,我认为当日选用的应是一款经典的水滴摇摆型拟饵,此种拟饵的切水性非常好,主要靠在水中的摇摆动作吸引鱼咬钩,多用于攻击水域中下层的凶猛鱼类)。 接过洪岩递给我的钓具,我心里那激动劲就甭提了。举起钓竿,我像平时在水库玩抛竿一样,把线轮的导线环打开,再用食指钩住钓线,然后将竿举过头顶,顺势向前一甩,结果也不知是紧张导致了动作僵硬,亦或天凉让手指的动作不灵活,总之在自认为很标准的一轮抛竿动作后,那个漂亮的拟饵并没有按我想象的方式直接飘入前方水面,而是直接砸到距离我脚面前方不足一米的位置。一旁的洪岩看在眼里,心疼的表情顿时也写在了脸上:我说天水啊(本人网名蓝色天水,常被钓友简称为天水),你可得轻点操作,我这几个拟饵可都是百里挑一,花大价钱掏弄来的啊!一番话顿时说得我红了脸。 谦虚的人会在善意的批评中不断成长,我毫不谦虚地认为,我是个谦虚的人。定了定神,我重新开始了新一次的操作,这次那个漂亮的拟饵并没有让我失望,它轻巧地落入了前方大约15米左右的水面上。跟着洪岩的现场培训发言又响在了我的耳边:收线速度保持均匀,尽量把动作放慢点,这不是在水库里回轮收线,如果动作要领掌握不好,你是体会不到中鱼乐趣的。带着这几句培训要领,我开始了路亚抛竿的第一堂训练课。 来来回回又是几次抛竿收线的过程,动作熟练之后,我时不时地也在回线过程中加点小插曲,收线过程中不时把竿向左或向右摆一摆,然后略微来个加速或减速收线,据说这样能使水下的拟饵做出更漂亮的潜泳动作,管它对与错呢,反正钓具在我手上,我用钓具我做主! 洪岩告诉我,他给我选的这款拟饵下潜深度能达到2米左右,这个池子最深的地方大约3米,应该是比较适合的。但我按他教学的操作要领搞了半天,却一直没等到那激动人心的咯噔一口!回头看看洪岩和刘海峰二位,他们两位半天下来也没有什么收获,都准备换软虫试验了!于是我赶紧凑过去,准备学习一些软虫应用的新知识。 刘海峰换了个铅头钩,在上面穿了个黑色的蟑螂式软虫,洪岩则在铅头钩上挂了个大红蚯蚓样式的软虫,他们的思路很明显:这个鲇鱼池里没有太多的障碍物,现在池中的鲇鱼不是很活跃,针对这样的塘情和鱼情,用铅头钩挂软虫拖底钓的效果应比颤泳或摇摆型路亚的攻击效果要好一些。但当我也想尝试铅头钩挂软虫的方式时,洪岩断然拒绝了我的无理要求,其理由倒也正大光明:我们先试试效果,你现在的抛竿动作还没练习好呢,借这个机会你再练习一会儿!呜呼,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没有自己的武器,就得听人家的指挥啊!我只好讪讪地举着钓竿又到一边练习去了。 当我甩着路亚,在那里一次次重复着没有效果的动作时,对岸甩得正来劲的刘海峰忽然兴奋地喊了一句:中鱼!跟着他开始快速收线,接着一条大约0.5千克的鲇鱼扭扭捏捏地被他用专用路亚钳拽了上来……见此情景,洪岩很不服气地嘟囔了一句:怎么就让他先钓到了? 看来用软虫的选择是正确的,没过一会,洪岩也开张了,他钓到的这条鲇鱼要稍大一些,据大家目测,都说能有0.75千克。据我观察,他的操作要领是把铅头钩甩在前方15~20米位置,然后慢慢匀速收线,收线速度约0.2米/秒,至于鲇鱼中钩后的反应,洪岩说鲇鱼咬钩后会先从竿梢上得到信息,此时千万别着急提竿,而是应再次轻微拖动水下的钓组继续保持引诱状态,鲇鱼是种很贪婪的鱼,只要它认准的诱饵,最终会将直接将诱饵吞入口中。 一直没开张的我终于也着急了,于是在我的软磨硬泡之下,洪岩终于屈服了,他很不情愿地为我组装好一套铅头钩,并在钩上挂了个小章鱼形拟饵,这条小章鱼在钩上晃动着几条逼真的爪子,我忽然发现,欣赏这种逼真的拟饵,好像也是件挺有趣的事儿。 牢记着洪老师告诉我的操作要领,同时模仿着那两位的操作动作,我开始憧憬着软虫下水后,鲇鱼疯狂咬钩的刺激。但一次次抛投无果之后,我终于彻底承认:在路亚方面,我的确是只不折不扣的菜鸟,半小时的时间里,只有一次,我真切地感受到水下确实传来一次真实的冲击,但最终结果依然是——那只小章鱼被孤独地拽出水面。而同样是这段时间,洪岩和刘海峰确实已找到了中鱼的窍门,他们俩一共路到了7条鲇鱼,每当他们兴奋地喊一声中鱼,我都真实地尝到了失落的感觉。 不知不觉中,时钟已指向下午2时,因为还有别的事情要办,洪岩告诉大家准备收竿,郁闷的我决定做最后一次抛竿——成败在此一抛!运足全身气力,大概也因为顺风的缘故,正常抛不出20米的钓组这次飞出的距离大大超出了我的想象,这样也好,抛得远,收得慢,我还能多玩一会儿。我一边慢慢地摇轮收线,一边在心里默念:鲇鱼鲇鱼快来吧,千万别让我太失落! 苍天有眼啊,收线到岸边不到5米的时候,忽然就有鱼咬钩了,竿梢猛然一颤,我心里自然跟着一颤,我叫不紧张!心里给自己打着气,我轻轻地向后又带了一把线,竿梢这次狠狠地一抖,不由分说,我立刻来了个揭竿而起的动作,竿梢顿时弯了下去,这中鱼的感觉太美妙了!哈哈,我终于用路亚方法钓到第一条鱼啦!我一边收线,一边用异常兴奋的声音喊了半句:我路到……结果没等我把鱼字蹦出口,原本紧绷的竿梢和钓线突然松了下来,我不甘心的摇轮紧了两下线,结果发现鱼——居然真跑了!用洪岩的总结性发言来说:鲇鱼上钩后,其实脱钩的概率是非常小的,但你怎么就能遇到这种情况呢?悲剧和喜剧的转换居然来得如此突然,至此,本菜编第一次路亚过程正式结束,我不信命,但既然运气暂时不济,我也只能祈望下次的快乐早日到来了!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路亚,转载请注明出处:路亚之初体验分享四海TV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