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途奔波 只为乌伦古湖泛舟路亚

  长途奔波 只为乌伦古湖泛舟路亚

从1600多公里外的喀什地区,风尘仆仆赶来福海的古道瘦马(网名,以下简称古道),为的是能够在乌伦古湖上泛舟路亚!在新疆钓金路亚俱乐部里,他是第二个人!

  

古道沿途坐班车、乘飞机、转火车,最后在北屯火车站下车,然后被阿韬接了过来。好久不见,古道依然目光犀利、精神矍铄。他上身是乳白色的T恤,衣服背面印有江河湖海任我行的字样,下身是浅灰色的休闲裤、咖啡色的运动鞋,一副路亚人的装束。阿韬则一直是褐红的T恤和牛仔裤。

  

 

  

来福海作钓,路亚人谈论最多的还是相互间的友谊、天气、鱼情、如何疏通关系、建立路亚基地等等。当晚我和古道、阿韬三人,选了家新开的小鱼馆落座。此时福海的大街小巷灯火渐明,酒馆生意红火,老板、店员满面笑容招待客人、端菜送茶,忙个不停。

  

在阿勒泰福海县城的一角,找一个相对僻静的鱼馆,和朋友们喝着小酒、品尝着当地的冷水鱼、谈论乌伦古湖舟钓的一些事,以及福海的风土人情,憧憬路亚舟钓的乐趣,这种惬意的氛围,很容易拉近钓友彼此间的距离。酒过三巡,见多识广的古道说:福海路亚的野钓环境,在新疆甚至是全国,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福海是福地,作为新疆知名的旅游县城,路亚垂钓作为一项健康的运动,只有发扬光大,才能汇聚更多的人气。 路亚船钓作为休闲渔业,如果把福海打造成全国路亚基地,那么疆内外的钓友,一年四季就会络绎不绝的到来,必将带动这里的旅游、住宿、餐饮、渔具、购物、加油站等服务行业。 利用路亚舟钓带动当地旅游业,内地沿海不少地方已经不是啥新鲜事了。一公斤狗鱼按市场价,在福海也就40元左右,但是如果钓起来,就可以每公斤卖到40元以上,而且省去了人工捕捞费。 现在人的生活质量越来越高,路亚这个消费群体,也是越来越庞大,顺应市场规律,肯是企业今后发展的必由之路。 等等,渔我同乐、古道、阿韬相互间,你一言我一句,谈论着路亚人关注的话题。

  

 

  

在福海县城谈论路亚,体验钓鱼的快乐,如果说把这种健康的爱好作为衡量一个人生活质量的标准,那么路亚人无疑是超标了!!!

  

托朋友的福,第二天,我们准许去乌伦古湖舟钓。这是福海入夏以来的第一个高温天气,最高气温在零上38度,且没有风!这无疑为我们路亚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天光放亮,气温也随之升了上来。身处湖区大水面路亚的我们,感到了一丝清凉。骄阳似火、湖面如镜。偶尔可以看见狗鱼追逐小鱼,炸水的场景。今天的这种感觉,好像在梦里出现过。阿韬说道。古道先声夺人,一竿下去就上鱼了! 阿韬、与我同乐、船长小田紧随其后,纷纷中鱼,都在一公斤半左右。作为路亚人,我们只取所需,该放生的放生了。

  

 

  

古道始终保持了一颗平常心,用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来形容他,并不为过。 站在船尾的他,呈180度搜寻,中鱼的几率明显比我们几个高。每次上鱼,阿韬免不了要问:上鱼了? 古道只是简单作答:是的 、或者上了。没有太多的语言,最后连一张上鱼的图片也没让拍,只留了个作钓的背面照 。船长小田忍不住摇头笑道:低调,太低调了! 的确,古道是众多钓友里比较低调的一个人。这次来,渔我同乐招待他们,他却说:吃饱就行,目的是路亚,吃啥不吃啥不要紧。

  

 

  

在这片区域,古道上了3尾鱼,阿韬、渔我同乐和小田各2尾。随后,小田说他带我们去一个秘密基地。在一个偌大的水面,快艇停了下来,这里像一个大喇叭口,有半个篮球场大。大家扬竿作钓,鱼的密度较大,大都个体在一公斤左右。一个小时下来,大家共上了10尾狗鱼!这样的一个上鱼频率,在我们多次作钓中,不多见。我说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鱼有鱼道吧。 在这儿,我上的鱼最大的在4公斤多。小田自豪的告诉我们。艳阳高照,站在船上的我们,有种被火烤的感觉。阿韬怕热道:咱们回吧?,古道说: 见好就收,知足常乐! 我和小田赞同道,好,撤!

  

这次作钓的时间只有两个多小时,快艇在湛蓝色的湖面犁开一道白花花的水浪,载着我们飞奔离去。

  

 

  

如果说乌伦古湖是有灵性的,那么,接下来的一幕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行进中的我,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一阵 嘎—嘎—嘎的叫声,抬头一看,原来两只海鸥,在我们上方紧追不舍,跟着快艇在飞。似乎在说: 咱们比一比,看谁跑的快?, 又好像在埋怨我们:再玩一会嘛,为啥要这么快就离开呢? 我被深深打动了,拿起手机给它们拍照留影!

  

 

  

 

  

感谢你——美丽的乌伦古湖,你这颗镶嵌在大漠边缘的璀璨明珠,是那样的迷人、让人流连忘返!感谢凶猛的白斑狗鱼——你们这些可爱的精灵,是你们让我们这些路亚人激情涌动,愉快的度过了又一天!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路亚,转载请注明出处:长途奔波 只为乌伦古湖泛舟路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