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编路亚之初体验

  菜编路亚之初体验

  好多朋友一直都在惦记我那篇玩路亚的体验心得,今天把全套版本都发出来,自己感觉可惜的是:好多原来随手写的玩笑话都没了.作为很多钓鱼人都非常认可的《垂钓》杂志路亚栏目的编辑兼记者,同时还在某知名钓鱼网站一直挂名管理员身份的钓鱼人,如果不懂得路亚,那将是多么可耻的行为啊!这样类似的话,我真的记不清有多少个钓友曾跟我絮叨个不停。所以啊,多少次我都暗下决心:一定要通过多种途径尽快摆脱纸上路亚专家的美誉,必须找一切机会好好玩玩路亚!菜编路亚之初体验话说2007年11月初某一天,沈阳刚进入初冬时节,这个时间段虽不是钓鱼的好时候,但在下的好友兼钓友洪岩偏偏就联系到一个可以玩路亚的池子,据称此池内里放养的全是0.5千克大小的鲇鱼。路亚钓法最适合玩什么?当然是最适合钓各种攻击型的鱼类,而鲇鱼不就属于这种鱼吗?哈哈,天上掉馅饼的机会都来了!虽然和路亚有关的所有钓具我一概没有,但咱有一颗渴望路亚的心!最终,我在电话里和洪岩当场拍板——去,必须得去!第二日早7点刚过,洪岩的电话已急三火四地追过来了。我心里这个恨:你催我抓紧时间,到最后肯定是你最耽误时间!你急,其实我比你还着急!(后话前移,我说的话还真是真理!)说起洪岩,有必要给大家介绍一下此君出身。洪岩当年是竞技钓的狂热爱好者,各种钓竿和浮标都论捆买。后来,不知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此君忽然迷上了路亚,于是在把许多竞技专用钓具处理之后,接着就换了一大把名贵的路亚钓具。9点多的时候,我们的车终于接到了洪岩,但麻烦事这时又来了。洪岩用的装备都比较高档,实话来说,虽然没玩过路亚,但凭借几年以来在钓鱼圈里混下的些许经验来看,他的路亚装备不是极品,也必须归到精品系列中。别的不说,放在专用路亚竿筒里的两把竿加上两个路亚轮(其中一给为水滴轮)价值已近万元,再加上满满一盒子我叫不出来名的漂亮拟饵(我估计那一盒里的小零碎没几千元也绝对无法搞定)!其价值就不需我多言了。为充分保护这些宝贵的钓鱼装备,开始洪岩准备带上路亚专用竿筒,但这个价格不菲的加长竿筒实在是太长了,连我们的坐骑——帕拉丁越野车里都容不下它。没办法,洪岩把两把竿挂在车内扶手之后,异常郁闷地把那个长竿筒又送回家里。他们在忙着收拾东西,好奇的我这时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在旁边看看,但看着看着,嫉妒情绪开始升温了:真败家啊,你说我咋就在《垂钓》负责这些烧钱的栏目呢,万一今后我也狂热地爱上了路亚钓法,可咋消费得起啊!时间很快就到了中午,一路奔波后我们终于到达了这个传说中的路亚圣地。此圣地面积约20亩,据该鲇鱼池CEO刘哥介绍:池内鲇鱼分量多在0.5~0.75千克,数量那是大大地有,往少里说也有数万斤。此外该池内还有少量大鲤鱼出没,但最近几天因降温的缘故,两类鱼吃饵都不很积极。闻听此话,我不由得暗自后悔:路亚毕竟没正儿八经地操练过,万一光头的滋味确实不舒服。早知池内有大鲤鱼存在,我把手竿钓具带来该多好啊,别的不说,单凭这些年来积攒的丰富手竿垂钓经验,应该也能过把小瘾吧!懊悔归懊悔,但既来之,管它成不成,咱也得像模像样地操练几把。洪岩和同来的钓友刘海峰搬下武器开始做准备,路亚装备弄起来确实很简单,不过三两分钟,两人已把整套钓具东西都预备完毕。洪岩顺手递给我一把直柄竿,又帮我选了个看起来矮胖矮胖的拟饵挂在线端。此拟饵上半部发红,腹部近似于青白色(后来经多日补习,我认为当日选用的应是一款经典的水滴摇摆型拟饵,此种拟饵的切水性非常好,主要靠在水中的摇摆动作吸引鱼咬钩,多用于攻击水域中下层的凶猛鱼类)。接过洪岩递给我的钓具,我心里那激动劲就甭提了。举起钓竿,我像平时在水库玩抛竿一样,把线轮的导线环打开,再用食指钩住钓线,然后将竿举过头顶,顺势向前一甩,结果也不知是紧张导致了动作僵硬,亦或天凉让手指的动作不灵活,总之在自认为很标准的一轮抛竿动作后,那个漂亮的拟饵并没有按我想象的方式直接飘入前方水面,而是直接砸到距离我脚面前方不足一米的位置。一旁的洪岩看在眼里,心疼的表情顿时也写在了脸上:我说天水啊(本人网名蓝色天水,常被钓友简称为天水),你可得轻点操作,我这几个拟饵可都是百里挑一,花大价钱掏弄来的啊!一番话顿时说得我红了脸。

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路亚,转载请注明出处:菜编路亚之初体验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